对酒当歌

主混盗笔,爱看皮皮的文,喜欢玩第五人格,了解scp,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慢性遗忘

※超能力杀手培养训练营AU
173:为数不多的成功品,可在目标眨眼间使用瞬移击杀目标。(被目标注视并不会无法移动,只是行动速度会十分迟缓)已出色完成多项任务。
096:介于成功品和失败品之间的“残次品”,目前还在训练中寻找“价值”。
1.
训练室的门打开了,站在我面前的恰好是173前辈。173前辈很厉害,他完成过许多十分艰巨又危险的任务。一直以来,我都很敬佩他——毕竟作为一个残次品,他所在的高度大概是我这辈子都无法达到的。
2.
在我们双方都确认好后,训练正式开始。我的眼睛盯着前辈,而前辈则毫无所谓的看着我的脸。
我开始狂怒了。
和以往不同的是,我的心中并没有多少愤怒。与其说这次激发我体质的是怒气,倒不如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一种让我灵魂都开始不由地打颤的兴奋。
3.
我还是无法控制的眨了眼。
体质激发的我是可以看清许多高速移动的物体的,但即使是这样,我依旧只能看清173前辈的一道残影。
“太慢了。”
倒下前,我听见他这么说。
4.
不知是什么原因,在那次训练后173前辈被分到了我的宿舍,成了我的专人训导员。对173前辈的到来令我很惊讶,也令我很开心。没有什么事能比和自己所崇拜的偶像生活在一起更令人兴奋了,不是吗?
5.
173前辈的话很少,却意外的很好相处。我们独处的时候大多都是我一个人在讲,而前辈则是会偶尔应和一两声。而就是这一两声,就足以让我乐呵一整天。
我知道我不再是一个人了。
6.
和173前辈的训练每天都在进行。随着对决的次数越来越多,我陷入狂怒所需的时间越来越少,狂怒后的增益效果也明显提高。
可惜的是,173前辈依然可以轻松的将我击倒在地。
7.
“我上次已经和你强调过,这里的攻击是要先转身的吧?”173前辈皱着眉,对我刚刚的攻击很不满意。“对不起,前辈,我……忘记了。”
这并非是我用来搪塞前辈的借口,只是我真的对他所说的内容,毫无印象。
8.
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
9.
“096的身体所现的问题是其本身基因缺陷所导致的。”
“没有治愈的方法吗?”
“没有。”
“……”
“我们已经将他的基因能力做了归档,您不用担心以后的实验。”
“去处理吧。”
10.
早晨,173前辈同往常一样叫我去训练。我坐在床上,没有动弹。也许是我的一反常态,前辈没有直接出声催促我。他看着我,等待着我的解释。
“前辈……”我的声音透过口罩,听起来闷闷的。那恰好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
“……我被放弃了。”
11.
173前辈已经出去很久了。
我有些寂寞的缩在床上,猜想着自己的结局。
曾经听其他前辈说过,被判为要“处理”的杀手或试验品都没有再出现过。大多数人都猜测、甚至认定,那些人已经死掉了。
我也会死吧。
12.
我被前辈拉着手跑出宿舍时还有些茫然,直到我听到广播里的通知时,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173前辈毁了门禁系统,大门已被迫打开。
这意味着我们所有人都有机会——逃出去。
13.
那些人自然是不会让我们随随便便就跑出去的。
一批又一批的人赶来,一批又一批的人死在了我们的手里。
也是在这段时间里,我见识到了173真正的能力。
出手果决,行动迅敏,什么都无法阻挡住他的脚步。
在我心目中,他就是神。
14.
枪声越来越密集,173的移速也越来越快,我几乎已经看不到他在哪儿了。
终于,枪声停了,大片的红色也占据了我的视野。
173他,受伤了。
15.
我被173送进了传送舱。隔着透明的舱门,我看见他的血滴落了一地。我嘶吼着,试图打开舱门,但运行中的传送舱的舱门根本无法打开。
我看见173离我越来越远。
我看见173被那些人包围。
我看见173对我说————
16.
我是096,我有个前辈是■■■
我是■■■,我有■■■&$&%
我■■■■&$%&×$&|~
【数据删除】
@没车没房有头发

我又来了,这次依旧是我流17396。
强者不需要头发(君)× @没车没房有头发

私设巨多,画丑勿怪。
有bug请提出,看见就改。

私设很多,靠爱画的老吴。
即使画的丑,但我对老吴的爱是不变的。

您好,您的今日份超级甜甜的不要不要的17396粮已带到! @时常抽风的阳千
你们的头发君的Lofer又双叒叕崩啦,只能由我代发。

当奈布穿进园丁黑化文①

提前声明:并非恶意抹黑或者恶搞某个角色,只是实在看不下去某软件上的小学生了。
如果可以接受,就请继续下拉吧!

当奈布穿进园丁黑化文①

今天是阳光明媚的一天。鸟儿在枝头唱着歌,沾着露水的玫瑰花含苞欲放,庄园里的求生者们忙忙碌碌的,到处都充满了快活的气息。一切看似都很正常,但直觉告诉奈布.萨贝达,这儿有问题。
暂且不提那站在枝头的是什么鸟,也不提杰克何时成了玫瑰种植大户,单单是艾米丽和玛尔塔脸上那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笑容就足以让奈布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庄园。
“诶,早安啊,奈布。你也是去欢迎新人吗?” 同往常一样的问安,但那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医生还是让奈布有些不适应。“早安,艾米丽……今天庄园又来新人了吗?”“是啊,我们正要去欢迎呢,”玛尔塔接过话头,“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吗?”按照平时的规矩,新人都是自己到各自的宿舍去报道,很少见有人去特地欢迎。不过离游戏开始的时间还早,去欢迎一下倒也不碍什么事儿。
于是三人便一起赶去庄园门口。
等到庄园门口的时候,奈布发现有一个熟人已经站在那了。“早安,艾玛小姐。”“诶,大哥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
大哥哥……
哥哥……
哥……
朋友你认真的吗?
这个称呼让奈布不禁抖了抖,他礼貌性地笑了两声,说道:“哈哈……这是什么新的恶作剧吗?”“不是啊大哥哥,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你知道我的名字的。” 艾玛睁着卡姿兰大眼睛,天真的回答道。
奈布吓到不敢说话。
“你认识新人?” 玛尔塔惊讶的看相奈布。新人?这回轮到奈布惊讶了。如果他没有记错,艾玛小姐应该比他还要早些来到庄园。“啊嗯……不认识,是我认错人了。”奈布一时间摸不清她们这是要干些什么,只能顺着她们的意思,假装自己并不认识艾玛这个人。
奈布以为她们在开玩笑,直到他发现连夜莺小姐那边的通知显示的都是新人艾玛……
奈布陷入沉思。
若是他这边的记忆出了问题,那么作为一个新人的艾玛为什么又会有庄园老友的buff?又是因为什么使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bug?
奈布认为这些不正常背后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 ,这些都是梦。
这样子就可以完美的解释艾米丽和玛尔塔脸上为何会挂着天真的微笑、艾玛变成新人 的原因了。
对,就是这样不会错的。
“大家好,我叫艾玛.伍兹,是一名园丁。”另一边,艾玛已经做起了自我介绍,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求生者们纷纷高兴的拍起了肚皮来表示欢迎。“奈…奈布,那个新来的求生者好可爱啊!” 克利切如同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一般羞红了脸,“克利切喜欢她!”奈布.庄园钢铁直男.萨贝达:“哦,你开心就好。”
“艾玛,我们一起去玩‘游戏’吧!” “游戏?”“对,游戏。”艾米丽热心的为艾玛介绍了一番游戏规则,在艾玛表示已经了解清楚了后,她便迫不及待的拉着人开始了游戏。
奈布:虽然不太清楚是不是该按程序走但是跟着他们玩游戏应该就对了吧?
游戏开始。
求生者们这边的阵容是医生,园丁,空军,佣兵,而监管者那边……周围早已生成了雾区,奈布却依旧是十分耐心地修着电gay。也许修机并不适合他,但这并不影响他在监管者找上门前为队友们偷一点电。
奈布的内心一直是十分平静的。
直到他一个人修了三台机子。
wtf为什么要让一个雇佣兵修机子啊,你们不觉得太残忍了吗!想砸机子却不敢砸jpg.
在奈布面无表情地跑向第四台机子的时候,他终于收到了心跳提示。怀着某种冲动,他向着提示最强烈的方向跑去。之后,他就看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
杰克:“你看,这样拆就会简单很多。”
园丁:“真的诶!大哥哥你好厉害!”
杰克:“小意思啦。”
监管者手把手教拆椅子,精彩精彩。奈布不禁在心中为杰克鼓起了掌,然后他转身走向那承载了满满的希望的机子。
走到机子跟前时,奈布才注意到艾米丽正蹲在那不知张望着什么。“艾……”“嘘!”艾米丽坐了一个小声的手势,并示意奈布蹲在她的身边。“你看那边!”艾米丽神秘兮兮地指了指远处,奈布顺着她的指向看去,发现正是又找了一把椅子拆的杰、园二人。“哦,我刚刚已经看见了,监管者拆椅子我也是第一次见呢。”“不,”艾米丽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奈布,“你的关注点错了,我的意思是你不觉得杰克好像喜欢艾玛吗?”奈布:“……”
奈布已经不想说什么了,或者他早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十分复杂地看了一眼艾米丽,决定还是继续修机。
“吃老娘意大利炮!”玛尔塔一声怒喝,杰克终于被迫停止了他的扣工资行为。与此同时,最后一台电机也被奈布解开了。
求生者可以开启电闸,地窖已刷新。
求生者全部逃脱,监管者一败涂地。
游戏结束后的奈布宛如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他十分心累地坐在休息室里,被迫听着不远处的几个人叽叽喳喳的讨论。
“艾玛,你说杰克是不是喜欢你啊?”“就是,我还没见过他一败涂地过呢。”“你……你们别乱说啦!杰克先生其实人很好的。”艾玛羞红了脸,其余人嘴上虽然说着知道了,脸上却是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奈布第一次担忧起了自己的情商。他将刚刚那场游戏仔细回想了一遍,却是找不出任何一点能体现出杰克喜欢艾玛。
等等!
奈布突然就顿悟了。原来教求生者们拆椅子就是监管者的示爱方式吗!我的庄园主啊,这简直棒极了!奈布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但同时一个新的问题也来了——他的梦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真的没有兴趣关心一个骷髅的婚嫁问题,真的。
也许是怨气太重,原本坐在休息室的奈布突然眼前一黑。等到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奈布坐在床上呆愣了片刻,直到他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后急急忙忙地收拾好自己,冲下了楼。等到他发现一切都正常时,他不禁松了口气。
果然,那一切都是梦。
不过这梦也醒的太随便了一些。
不过总归是放下了心中的顾虑,奈布还是十分开心的。然后吧,他就一个没收住皮了一天。
虽然平常也皮就是了。
今天当值的黄衣之主:孤真的一点都不生气,一点都不。

情头自取。
如果你觉得有需要的话。
@没车没房有头发
据说扎头发的那位d级人员已经消失了。

D级人员的n种死法④

        大家好,这里是你的月亮……呸,scp第n次收容失效的现场。我是记者罗汪,接下来我将为各位观众报到现场的具体情况。
        根据广播里的通知,门禁系统它又双叒叕坏掉了,全体人员都需要撤离到[数据删除]。而我,现在正走在一个不知名的走廊。
        嗯,我迷路了。: )
        算来这也是第四次穿越了,但可怜我前三次没一次活过五分钟,更别提认路了。孤零零的我站在空荡荡的走廊,十分无助。
        啊,如果这时候有个人出现,那么他一定是个天使!
        “嘿,前面那个!”
       我:天使出现了!!!
       惊喜的回过头,我就发现了一位和我一样的D级.小白鼠.人员……以及他身后的096。
        只是因为在人群之中多看了你一眼~~
        这还真tm是天使啊直接送我去见上帝啊啊啊啊啊啊啊爆哭。
        很明显我后面的那位同志是没有发现096的存在的,直到他看见我的表情又或者是别的什么让他感觉不对,那位同志才惊讶的回过头看了一眼。然后他脸上的惊讶就变成了惊恐。“嘤嘤嘤嘤嘤嘤嘤——”096开始哭了。
        很好这回有人陪我死了。
        我转身就是个百米冲刺,开始在死亡线上挣扎。
        “呜啊啊啊——”身后传来了一人一scp的尖叫声,那位同志估计是牺牲了,我不敢回头,只能拼了命地向前跑去。
        谁来……谁来救救我……谁都好,只要能让我不被096杀死,我做牛做马的报答他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方又出现了一个岔路口,本着男左女右的原理,我毫不犹豫的转向了左边。
         “嘭——”我撞进了一个结实而宽厚的胸膛【大概是这么描写的?】,我抬头一看,心脏不禁漏跳了一拍。难到这就是……
        一身黑,还戴着个鸟嘴一样的面具,疫医没跑了。
        呵,人生。
    ……
    …………
    ………………
    D—17758死亡。
————————————
049:我不需要你做牛做马报答我,你只要做我的病(sang)人(shi)就好。
罗汪:f**k。
@没车没房有头发

@没车没房有头发
日常傻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D—15817日常的噩梦
D—15817:我就不该睡觉。